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默认
红杏社区论坛
回复 0

4640

主题

4648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051
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之处子谢 双花填狼焰[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8 18: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且说张若贞贴身丫鬟锦儿被朝、秦、暮、楚四名女使带出高衙内卧房,她心忧小姐能否尽早脱身,哪有心思在府里赏玩。这太尉府别院甚多,曲径通幽,风景别致。她出身贫寒,虽没见过什么大事面,更没见过如此典雅阔绰的府院,但一颗心全放在小姐身上,止盼早些抽身去接小姐。  四女使带她四下闲逛了多时,锦儿如走马观花一般,见那四女挟持甚紧,无法抽身,便暗自记住路径,一有机会就溜。  她又乱游了一会儿,此时天上乌云疾卷,风吹得甚紧,只听楚儿说道:「哎哟,怕是要下雷雨了。」锦儿心中一喜,忙道:「是啊,这雨只怕大得紧,我这就回去,去接小姐。  」  暮儿却笑道:「锦儿姑娘,何必着急,时辰还早,你回去也无济于事,你家小姐,还在为衙内治病呢。」锦儿怒道:「甚么病,治这么久!」朝儿捂嘴一笑道:「你家小姐,生得忒美了,有如天仙一般。我等服侍衙内多年,见过的美人也不少了,哪个比得上你家小姐。衙内这病,可病得深了,今夜定要治得久些。」锦儿急道:「现下都这般久了,我这就去接小姐!」秦儿拉住她,笑道:「锦儿,我见你生得也甚美,现在回去,只怕接不了你家小姐,自己却还有危险呢。」锦儿一愣,问道:「此话怎讲?」楚儿抿嘴一笑道:「我知秦姐姐的意思。此番衙内病得甚重,又为你家小姐,固精守阳,憋得着实久了。小奴四个,每日为衙内吹那活儿,也是不济,只说要等你家小姐来。你说,你若此时去坏了衙内兴致,他一气之下,说不得,便会强要了你的身子呢。我见你还是处子,实是去不得!」一番放把锦儿说得面红耳赤,又听她说每日为那淫厮吹箫,跺脚道:「你们,你们当真每日……每日为他……吹那活儿,仍是不济?」暮儿道:「是啊。衙内那活儿肿得厉害,小奴四个用尽心思服侍他,仍是毫无办法。今日他还与陆家娘子欢好一个多时辰,仍是未泄。衙内苦守多日不泄,就为与你家小姐交欢,你若去了,怎不坏他兴致?」锦儿听了,心中暗暗叫苦,他这般厉害,今日劝小姐为他吹箫,实是错了,小姐此番当真危险!想着,抬腿便往回跑。  四女忙上前拦住,齐道:「去不得,你若去了,定遭衙内奸了,我们是为你好!」锦儿敌不过她们四个,只得心里暗自祈祷:「小姐,是锦儿害了你,愿上天保佑小姐,平安无事!」此时,风吹得五女裙摆飘扬,朝儿忙道:「暴雨要来了,我们带锦儿去别院歇脚吧。」四女也不等她回话,拉着她就走。  锦儿无奈,只得任她们带到一间仆人房中。她坐在椅上,却又哪里坐得住,一起身,便被四女摁住,有如被监禁一般。  又坐了多时,忽听天上一声霹雳,四女使尖叫一声,均道:「好大的雷啊!  」  锦儿见暴雨倾盆,更是忧心小姐,又站起身来道:「雨这般大,快给我伞,我要去接小姐。」四女将她摁住,朝儿笑道:「只怕为时已晚,你便让衙内快活一回吧!衙内极擅持久,今夜定会玩个尽兴,你又何必作那飞蛾,自投火坑呢?」锦儿知道她所说不假,小姐必已失身于那淫厮,自已去了,也会被他强暴,若真如此,如何对得起张甑!但她又着实放不下小姐,心想:「等她们困了,我便溜出去,接小姐逃出这淫窝。小姐失身也罢,总之为她守这密便是。」想罢,冲四女道:「你们说得也是,本姑娘不去了。今夜便睡在这儿,明早再去接小姐。天也晚了,你们也早些睡吧。」秦儿道:「这就对了。我们四个今夜就睡这儿,陪着锦儿姑娘。」锦儿暗自叫若,心中祷念道:「愿你四个贱妮子早些睡着,我好逃出去接小姐!」想罢,倒床便睡,却是假睡!  正是:心忧女主苦无计,怎知淫徒欲双飞。  回到高衙内卧房。话说那声惊雷乍响之时,林冲娘子张若贞贞心俱碎,正凌空紧紧盘在高衙内身上,雪臀坐实那巨物,借着那雷势,将香唇献上,与这登徒子激情湿吻起来!俩人互抱头颅,下体交欢不休,双舌缠绕,唾液互换,这一吻,直吻得天昏地暗,两嘴难分。  高衙内心中得意万分,大口吸食她口中香液,与她吻了良久,仍不松嘴,左手托实肥臀,开始加速抽送,右手压住臻首后脑,恣意吸食香舌甜液。  若贞与他吻得情欲激荡,下体又被那巨物次次深入花心,填满深宫,抽送得自己春水四溢,当真好生快活!只是被吻得太久,不由呼吸急促,胸闷气喘,心中直想:「他这吻术,端的好生厉害!」又热吻了良久,只觉下体抽送加剧,舒爽之际,猛然想起林冲:「便是与官人平时,也未这般长吻过,此番可真对不住官人了。只此一回便罢!」她胸闷难当,终于捧起男人之首,伸出香舌,与他隔空互舔舌尖半晌,这才伸回香舌,妙目凝视于他,喘了几口娇气,又上下套起肥臀,嗔道:「衙内……您这般擅吻……都吻得奴家……喘不过气来了……」高衙内双手托住那凌空肥臀,巨物抽送得「咕叽咕叽」直响,淫笑道:「娘子,你听这淫水之声,便是房外滚雷,也压不住这水声。娘子这淫水,真是多极!我肏女甚多,早知娘子远非寻常女娘可比,娘子这番可快活吗?」若贞羞得将臻埋入男人怀中,搂紧后背,一边上下套臀,一边羞嗔道:「都怪衙内……肏得奴家……太过舒服……止不住这水儿……衙内……您也快活吗?」高衙内听她说出「肏」字,心中大喜,淫笑道:「娘子终于食髓知味,本爷自是快活无比!」言罢屁股急耸,又是一阵猛烈抽送!顿时「咕叽」之声大作!
  若贞凤穴一阵痉挛,淫水狂涌,她濒临颠峰,忙道:「衙内缓些抽送……奴家快要到了……衙内也抱得累了……今夜时辰尚早。  ……便与奴家……上床快活行吗……奴家今夜…任您享用便是……」高衙内正抽到兴处,哪肯上床,淫叫道:「不忙,定要让你丢这一回!你且自行套臀试试!」言罢暂停抽送,又吻住她芳唇。  若贞又与他湿吻,她高潮将至,实是不愿停止,忙盘紧男人腰身,一边激吻,一边自行套起臀来,让那巨物几乎次次尽根,数十抽后,终于坐实巨棒,下体一阵抽搐,又大丢一回!  她爽得眼中含泪,不由捧起男首,猛喘几口娇气,嗔道:「衙内要试……要试那二十四式……只这一式……便让奴家……好生舒服……衙内抱得实是累了……今夜便让您一一试来。  ……定要治好您那病……衙内……奴家这番……可如您意吗?」高衙内大喜道:「如此最好!定要娘子,每试一式,丢一回身!」若贞羞道:「衙内抱奴家久了……便换一式吧……我应承便是……每丢一回……便任您换一式!」高衙内狂喜之下,也不答话,将她抱至酒桌前,将酒上酒壶酒杯掀在地上,腾空桌子,也不抽出巨棒,径直将她抱倒在桌面上,双手分开她那雪白长腿,用力向两边压下,巨棒抵住深宫,淫笑道:「这『夜叉探海』,娘子上回已经试过,娘子可知厉害?」若贞双手挂着男人脖子,凝神着他,嗔道:「奴家自知……衙内若想抽送……奴家强忍便是……只求衙内缓些……」高衙内淫笑道:「娘子这般佳丽,本爷憋得着实难受,实是片刻也缓不得!  」言罢,也不顾什么「九浅一深」,压实若贞双腿,大抽大送起来!  若贞哪受过这等粗爆交合,顿时爽飞天外!只听羞处被抽送得「咕叽」之声大响,忙侧过脸去,抓起一缕长发,咬在口中,强忍高潮。  高衙内见她被肏得一身香汗淋漓,雪白肌肤泛红,一缕缕长发被那香汗黏在肌肤上,好生动人,不由抽送得更烈,次次尽根,狂笑道:「娘子自行张大双腿,双手抓揉大奶试试!」若贞下体被抽得爽实难当,双乳却是空虚,听他发话,便咬紧秀发,全力张开一双修长玉腿,令下体分得更开,任他恣意抽送;双手自捧大奶,自行搓揉起来,顿时丰胸空虚缓解!  那花太岁见她如此配合,更是大喜,屁股拼命来回挺耸,每抽一次,便只余巨龟在内;每送一次,便直入深宫!如此便是两百抽!  若贞再抵不住那巅峰,小嘴一松,吐出秀发,嗔叫道:「衙内好生厉害…肏得奴家……快活死了……好棒……好舒服……奴家又输了……要丢……要丢……衙内快吻奴家!快吻奴家!」言罢一双纤手伸出,抱住男首压下,只顾索吻!  高衙内忙一边抽送,一边凑上大嘴,与她激吻一处!  俩人吻了良久,高衙内大棒挺入花心,只觉巨龟被深宫紧紧夹住,那「含苞春芽」触及巨龟马眼,忙紧守精关。若贞抬起肥臀迎棒,双腿死盘男人后腰,闷哼一声,阴精喷出,烫潵在巨龟上,又大丢一回。  高衙内双手拿实大奶,任她喘息片刻后,淫笑道:「娘子既输,便须换式!  」  若贞侧过臻首嗔道:「衙内厉害,有如齐天大圣,便……便换那『大圣驾到』……只求衙内缓些嘛!」高衙内喜道:「如此最好!我便缓些!」他实不愿与林娘子交合处片刻分开,便提起她双腿,向下一翻,若贞顿时双腿着地,上身趴在桌上。俩人交合处当真片刻不离。  原来这『大圣驾到』,是女子前趴桌上,屁股后耸,男子将左脚踩在桌面上,从后肏穴。此式需要俩人相互配合方成。  高衙内便抬起左腿,踏在桌面上,一拍肥臀道:「娘子快快与我耸臀,助我抽送。」若贞从未试过这等丑陋姿态,也想一试,便前收后耸,助他抽送。  高衙内双手把着纤腰,脚踏桌面,看她屁股后耸,拍得小腹「啪啪」有声,好不得意,也抽送起巨棒来。这回却是轻轻抽送,双手一会抚背,一会抚臀,一会抚奶,一会抚菊,细细品尝她全身妙处。  俩人轻摇慢耸,互助互惠,口中均是不住「丝丝」抽气,端的好生快活!如此又是二百抽!  若贞只觉他抽得时快时慢,那巨物抽得下体好生鼓胀酥麻,凤宫俱酸,急想他加速,不由嗔道:「衙内莫再这般轻抽慢送……奴家想要……实是想要……求衙内快些!」高衙内也正抽得有些耐不住性子,喜道:「娘子想要,本爷自当奉陪!也请娘子大耸肥臀,助我大抽大送!」若贞正在紧要之时,早控制不住身子,也不多言,便自行将肥臀向后猛耸起来!
  高衙内借她势头,把紧纤腰,狂抽起来,次次尽根,直入靶心!那对大阳卵次次碰击若贞羞户,击打得「啪啪」之声大响。  若贞羞户被那对大阳卵碰得酥麻难当,这番大抽大送,也止数十抽,她便淫水如潮,听到臀后「咕叽」水声与「啪啪」之声响彻卧房,顿时羞不可当,下体一紧,浪嗔道:「……衙内……肏得奴家……好爽。  ……好舒服……衙内缓些……缓些……奴家要  输……要输了……」  高衙内淫笑道:「此番却缓不得了!」言罢又是大抽十余下,立时将她送至颠峰。  等她缓过气来,这登徒子又问:「娘子又输,须换一式!」若贞想了想,羞道:「便……便试那『金鸡独立』吧……只是奴家全身酸软……实是立不起来……好在有张桌子……」高衙内笑道:「此式甚好!娘子便趴在桌上,抬起单腿吧。」原来这「金鸡独立」,使来甚难,需女子向后直直抬起左腿,右腿独立,男人提住左腿,从后肏入。高衙内见她无力,便允她趴在桌上。  若贞轻轻向后直直抬起左腿,此时肉棒与凤穴并未有片刻分离,高衙内顺势一把提住左腿,从后抽送起来。  如此又是五百抽,若贞自然又输了,此间不再赘述。  此式输后,俩人又试那「玉带缠腰」。这式需女子左足站地,右腿直直向上竖起,架于男子左肩上,将双腿呈大大分开,令男子阳具插入羞处后,再在俩人腰间缠上玉带。此时俩人手中无那玉带,便相互搂抱腰身,权当玉带使用。  俩人试了两百抽,这式丑陋,若贞输得便快,就求他换「颠鸾捣凤」。这式那日若贞首次失身时已然试过,甚是熟悉。  高衙内仍不抽出巨物,让她转过身来,站于地上,背贴自已胸膛,双手伸前握住大奶,从后肏入。  若贞学那画中姿态,臻首后仰,双手向后抱着男人后脑,一边与他热吻,一边耸臀助他抽送。  若贞甚喜这式,只百余抽便输,正想央他换式,却突然被高衙内提起一双大腿,这花花太岁力气好生霸道,竟将她凌空抱起,双手不住一提一放,又抽送起来!  若贞以这般丑陋姿态被他抱起抽送,实是羞愧难当,不由背后紧贴他胸膛,羞嗔道:「衙内……如何倒着抱起奴家?这是何式?」高衙内一边抽送,一边笑道:「这是我自创之式!唤做『倒抱凤身』!娘子,今夜良辰,本爷这就抱你上床,继续作那快活神仙!」若贞羞道:「衙内终肯抱奴家上床……那二十四式……还有多式未试……奴家今夜若不能让衙内到那爽处……实是…愧对衙内……」高衙内笑道:「今夜春宵,当真千金不换,我定会在这大床之上,与娘子大爽一回!」言罢,双手稳稳提住若贞一对大腿,倒抱着她,一边抽送巨棒,一边迈步得意步子,向那张足够多人共睡的精致造爱大床,缓缓走去。  正是:二十四式难止休,倒使处子花先谢。  **且说东京第一美妇林冲娘子张若贞被逼无奈,夜入太尉府为高衙内治那不泄之症,却正中那淫徒的苦肉计!若贞为让他早早病愈了事,只得忍住羞辱,同意与他赌赛三场,不想三场皆输,二度失身于那淫徒。她贞洁已然不保,内心虽深愧于丈夫林冲,只因有约在先,为求来日无忧,便虚与委蛇,逢场作戏,淫声浪语相合,与高衙内共试云雨二十四式。若贞房事绵弱,不知抵御,被他跨下巨物肏得高潮迭起,每试一式,便大丢一回。她饱尝那驴般行货,终享房事之乐,竟食髓知味,假戏成真,与那淫徒媾合得相得益彰,双双快活得有如神仙!  俩人已试过十式,尚有十四式未试,待试完「颠鸾捣凤」,那登徒子竟使出自创的「倒抱凤身」,前胸贴她后背,提起一双大腿,将她凌空抱将起来。高衙内凌空倒抱香躯,双手提放不休,一边抽送,一边向那大床缓缓走去。将到床边之时,房外滚雷声仍如击鼓般响个不停,俩人微颠轻颤,下体竟一刻不离,轻抽慢送之际,受那雷声鼓动,竟都有些耐不住性了。  若贞早被肏得一身香汗淋漓,粉颈后靠男肩,羞处尤自轻套那根巨棒,只觉饱胀充实之极。高衙内又提送了半柱香时间,她被这颠尿般丑陋的云雨姿态弄得实是难堪,凤穴止不住出水,又临高潮。听到男人呼吸紧促,显是想要大抽大送一番,便帖耳娇声道:「衙内抱得奴家久了……忍得难受……不如……快些上床……且换一式……奴家应承便是。  ……」
  高衙内此番费尽心机,终得此绝代佳人,虽已试过十式,仍不心满,巨物正硬胀难当!他蛮力虽大,却也想上床享受肉身,不由一边抽送,一边淫笑道:「娘子想换哪式,且说来听听?」若贞正自心急,娇羞之下,不由夹紧凤穴,也不及多想,忙道:「…便……便换那『丹凤朝阳』……」高衙内淫笑道:「这『丹凤朝阳』,形式『痴汉推车』,却比那『痴汉推车』,霸道多了。娘子上床便要试这式,想是也忍得久了。娘子,这张大床之上,我肏女早不下百人,林冲又不在此间,娘子只顾高声浪叫,无人敢管!本爷包让娘子春宵尽欢!快活成仙!」若贞羞得香身现红,想到林冲,心中默念:「官人,衙内太过厉害,久不泄身,便让我放纵一回,放纵一回吧!」正想间,高衙内已将她抱上大床跪好,却不抽出巨棒,强令她自行演示此式。若贞无奈,只得学那书中姿态,右腿单膝跪于床上,上身倒拱,右肩着床,左手支着左膝,臻首倒着向后望去:只见高衙内早已坐于肥臀之上,那神物从上至下,深深顶入凤宫,有如捣入心肺一般!她这一倒望,便能将男人肏穴之景,尽收于眼。  这式实是难堪之极!她羞气之下,淫水狂涌,适才已近巅峰,此番更是难耐,不由浪嗔道:「衙内……试已摆好……便……便请快些……奴家……实是难耐……那里好胀……好痒……衙内……求您快些……」高衙内巨棒被凤穴淫水泡得如入温泉一般,也是忍得难受,当即坐实肥臀,扭了扭腰,实然轻站猛坐,如捣蒜般,大抽大送起来,顿时房中「咕叽」之声大作。  若贞何曾摆过这等丑陋姿态,顿时羞愧难言,凤穴紧缩之际,却抵挡不住那巅峰,口中浪嗔道:「呃呃……衙内……这式……太过霸道……奴家……好生舒服……好舒服……好舒服哦……啊啊啊……呃呃呃……奴家又输……啊啊啊……呃呃呃……要丢……呃呃呃……要丢了……」也才数十抽,若贞便又大丢一回!高衙内抽得大爽,口中淫叫道:「娘子既输,便换『如耿在喉』!」言罢,仍不抽出巨物,借着前式之姿,令她双肩着床,双手倒掰一双小腿,肥臀冲天高高翘起。  这「如耿在喉」更是霸道之极,男子勿需抽送,只将巨物插在女子凤穴中支撑住身体,轻扭屁股旋转研磨深入女子体内的巨物。女子需用双肩之力支撑住俩人身体,用屁股承受男子重量。臻首向上倒望,便能瞧见双方下体接合状。由于不做抽送,双方均痒到极致,故名「如耿在喉」。  此时若贞咬紧牙关,双手掰住双腿,拼命用双肩支住俩人身体,羞目向上瞧去:只见高衙内压于自己肥臀之上,巨物尽根深入凤穴,正自旋转研磨凤宫。那巨物研磨深宫之时,不知使何法术,竟时而膨胀,时而收缩,令凤穴时而爆胀欲裂,时而紧咬棒身。她何曾受过这般床技,当即浪叫道:「衙内……您竟这般厉害……莫再折磨奴家……奴家那屄……快要痒死……衙内快给奴家爽快……呃呃……受不了了。  ……奴家身子……支不住了……就要倒了……  呃呃……好难受……好难受……」  高衙内玩得兴起,听她叫出「屄」字,兴奋不已,也叫道:「娘子生得好屄,你那『含苞春芽』,触得本爷好生舒服!你那『羊肠小道』,抓得我那活儿极紧。娘子且支住身子,这『如耿在喉』,便是这般玩法,无需抽送!」言罢,又深旋那巨物数十圈。  若贞哪里还能忍住,只觉深宫内处处痒到极致,眼中又尽瞧他磨穴之姿,羞乱之间,深宫阵阵痉挛,不由又在浪叫声中大丢一回。  高衙内见她丢得快要昏撅,突然一压肥臀,抽出那淋漓漓的巨物,淫笑道:  「娘子又输,便换那『移花接木』!」  言罢也不容她应允,令她双腿跪好,自己则坐在床上,巨棒对准风穴入口,双手一拉纤腰,若贞此时已无分毫力气,顿时屁股向后急坐而下,这下体内春水顿爱挤压,只听「扑哧」一声,凤穴竟将那巨物尽根坐入深宫!这般陡然间尽根坐入,顿时令若贞张大小嘴「呃」得闷哼一声,又丢一回!  高衙内道:「这便是『移花接木』了,娘子又丢,便与我使那『翻云覆雨』!」言罢便即躺于床上,稍做休整,任她自套肥臀。  若贞深宫突被填满,适才又受那「如耿在喉」折磨,也急待寻欢,忙抖擞精神,奋起力气,双手自捧大奶,倒坐在男人跨间,屁股一上一下,一边急套巨棒,一边浪吟起来。
  如此便是五百抽,若贞又连丢两回。高衙内也歇息爽了,察她套得脱力,终于坐起身子,双探出,从背后握实那对饱胀大奶。见她一身香汗,不由贴耳轻声道:「娘子又输,也有些累了,再换何式?」若贞见他温柔,心中也自有些感激,便背靠于他怀中,喘了几口娇气,嗔道:「奴家确实累了……衙内……便换那『授人以柄』如何?.  ……只是衙内手中无柄……便……便用那活儿做柄如何?」高衙内喜道:「娘子深得我心,我也实不愿与娘子分离,如此最好!」若贞扭过头去,凤目含嗔瞧他,羞道:「衙内,奴家今晚,可如你意否?」高衙内轻吻芳唇,淫淫笑道:「今夜壳得娘子,端的大爽,娘子尽如我意!  」  若贞蚊声羞道:「即如此,还望衙内爽出后,信守诺……」还未说完,小嘴突被高衙内吻住,俩人又激吻一处。  若贞粉臀扭摆,以那巨物作柄,圈磨起来。俩人轻摇慢扭,一边激吻,一边使那「授人以柄」。  待使完这式,俩人又先后试了「怀中揽月」、「牵肠挂肚」、「横枪架梁」、「水乳交融」、「灵猴上树」、「阳升阴沉」、「涌泉相报」。  七式之中,「怀中揽月」需男子跪坐于床上,女子坐于男子跨间,双手向后支住床面,套动肥臀即可。俩人试了五百抽,若贞连丢两回。  「牵肠挂肚」则要难些,男子仍跪坐于床上,女子需坐于男子跨间,抓住男子双手做为支撑套臀,如挂在男子跨间一般。这式全凭女子主动方能支住身子。  若贞只两百抽,便告认输。  那「横枪架梁」,高衙内在陆家时便强行在若贞身上试过,又试三百抽,此间不再赘述。  「水乳交融」最为轻松,男上女下,乃世间男女云雨惯用姿态。林冲平时便对若贞常用此式,但未得要领,反不如高衙内与若贞这般水乳交融了。高衙内将她压倒身下,若贞双俩缠紧男子屁股,俩人抵死抱在一起,一边热吻,一边使这式。这式最为亲密,高衙内连试了近千抽,若贞大丢三回,俩人便换「灵猴上树」。  七式中,「灵猴上树」最为艰难。男子需右腿直立,高抬左腿。女子爬到男子左腿之上,双手双腿夹抱着男子左腿,羞处套入那巨物,自行套动肥臀。这式需男子练过武功才成,否则无法立稳身子,更无法靠左腿之力吊住女子身子。  高衙内虽一身蛮力,但只会些花拳秀腿,哪能使得这式,当下便将左腿架于床梁之上,这才支稳身子,强令若贞爬上。  若贞此时已被肏得周身乏力,只得勉强爬上男人左腿,自行将巨物套入,如挂在高衙内腿上一只小猴一般。  这式丑陋之极,淫荡之处,仅次于「天处飞仙」,若贞不久便丢个干干净净,又换「阳升阴沉」。  「阳升阴沉」较为霸道,需女子平躺于床上,将双腿抬至与身体平行,男子压于女子双腿之上,阳具从上向下直入深宫抽送,这式插得最深!高衙内只三百抽,若贞便即求饶告输。  「涌泉相报」则需女子侧身躺于床上,将右腿架于男子肩上,分开双腿与男子交合,男人坐于女子左腿上,也是交欢常用云雨姿态。  只见高衙内使出这式后,一边抽送,一边亲吻香足,一边淫笑道:「本爷使这『涌泉相报』,娘子可知我意?」若贞娇喘不迭,知他心意,不由羞声喘吟道:「呃呃……衙内那日……为了奴家……呃呃……强自忍住……不到那爽处……奴家知道衙内那日……实是守得甚苦……啊啊……今夜自当……涌泉相报……还衙内那日。  ……守阳之德……呃呃呃……」  若贞有心回报他那日强忍不泄之恩,当真「涌泉相报」,舍命让他试了上千抽,大丢数回。  待使完「涌泉相报」,若贞那妙处早成浆坛,全是阴精!高衙内那巨棒如泡琼浆,早爽得酥麻,只觉精管大动,阳精就要爽出,忙强咬舌根,精关严防死守。待若贞再丢一回后,见她软如棉花,已无力再战,便抽出巨棒,使那「巡游探秘」,右手轻抚凤穴。  高衙内只觉她那羞处软肉虽已被肏得红肿湿滑不堪,狼藉一片,但凤穴却有如鲜艳牡丹般诱人,心中猛想起一人:「那太师的小妾李贞芸,也如林娘子般美貌绝伦,其风情万种,实不输于任何美妇!若有朝一日,能壳得李贞芸身子,再同享张李二女肉身,此生无憾!只可惜她是太师女眷!」想时,又觉肉棒大动。  他今日玩得太久,不觉之间,已过子时,竟连肏了林娘子两个多时辰,加上酉时先肏若芸一个时辰,实已玩得尽兴。那巨物今日始终在巅峰处游走,弄得精管欲裂般舒服,也该大爽爆泄一回,了此心愿!忽见若贞那菊花后宫一张一合,可爱之急,不由轻抚菊花,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要了她的后宫,待肏够屁眼后,再在她屄内大爽而出,方才功德圆满!」想罢,轻拍肥臀,淫笑道:「今夜已享尽平生未有之乐,娘子且趴跪于床,待我使那『痴汉推车』,大爽而出如何?」若贞怎知他心中邪恶念头,不知是计。她今夜早被肏得贞心俱碎,只求他早些泄阳,听他想要爽出,忙翻过香躯,跪趴床上,将个肥臀高耸于后,娇喘道:
  「衙内……奴家实是承受不住……奴家今夜定要衙内到那爽处,但求衙内……快些爽出……奴家……感激不尽…」高衙内跪在她身后,用力掰开肥臀,见那只容一指的小巧屁眼粉嫩可爱之极,显未受用过,仍是处子之地,哪里还忍受得住,巨物如利枪一般,突然冲那屁眼猛插下来!  若贞突觉屁眼撕裂般剧痛,忙叫道:「衙内,错了!不是那里!」高衙内淫笑道:「错不了,正是那里!我已肏了娘子两个时辰,享尽娘子美屄,待我用过娘子后宫,再在娘子美屄内爽出!」言罢不由分说,又是一阵猛插,怎奈他那活儿实是太过粗大,已经数个时辰肏穴,早肿如巨杵,一时怎插得进去!  若贞花容失色,想到那日窥见亲妹屁眼被他肏入之景,更是心惊胆寒,肥臀乱摇,想摆脱那巨棒,急道:「衙内……使不得……那里…那里从未有人碰过……是……是留给我家宫人的!」原来自陆府窥春之后,她心中便暗许一愿,早晚要将屁眼献于林冲,不想今日却有此劫!  高衙内那容她反抗,双手压实肥臀,不让它乱晃,巨棒用力狂插,口中淫叫道:「如此最好!正要替娘子后宫开苞!」若贞早被他肏得全身软绵,实无半分反抗之力,不由痛哭道:「衙内……使不得……饶了奴家……饶了奴家!」高衙内淫笑道:「使得!使得!如何使不得!娘子后宫开苞之后,便知此处之乐!」言罢用力掰开臀瓣,屁股急插,大如人拳的龟头已插入寸许,将她屁眼大大分开!  若贞只觉屁眼已然裂开,肛腔就要不保,她将眼一闭,心中直想:「完了!  今夜全完了!」一时间黯然神伤,几乎昏倒。  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忽听房外雷雨声中,大门锁开,一女子顶风冒雨,掀门闯入,跑到床边,双手捶打高衙内肩膀,口中娇唤道:「高衙内,休要坏了我家小姐身子!快放开她!」来人正是锦儿!  正是:后庭险遭失身痛,处子花谢保主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狠狠轮

GMT+8, 2018-5-22 18:07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10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狠狠轮论坛 与我们联络: henhenlun@gmail.com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