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小西的美母教师番外篇—纪容的回忆]作者:frodo678-家庭乱伦 
首页  »  家庭乱伦  »  [同人 小西的美母教师番外篇—纪容的回忆]作者:frodo678
[同人 小西的美母教师番外篇—纪容的回忆]作者:frodo678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11.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668
 

  本文的架构是建立在正文的十八章之内,纪母在办公室被秦树半强迫着奸淫 前脑中的回忆,而本章的重点其实只是本人自己写的手枪文,没什么重点内容, 关於凌驾於正文之外的番外篇章,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开头. 毕竟,补充这种作者 没有过多着墨的部分,是很容易三章内可以了事的,一旦写了个番外,那是可以 写的无穷无尽的,在期待着乐胥大后续情节的同时,也不希望我自己破坏自己的 想像。其他章节的遗珠,就看日后有没有时间再加以扩充了,再次感谢大家冒着 伤眼的风险看我的文,有任何不妥赶紧通知我,因为我的同人其实是没有经过乐 胥大的同意的。
 

  「纪姨,别这样啊。昨天在宿舍里不是舔得好好的吗?」
 
  秦树的话让妈妈羞愧不堪,脸上像是火烧了一样。脑海里浮现出了昨天在宿 舍当中的情景。
 
  在长乐山庄渡假结束后,秦树搬进了妈妈在学校的教师宿舍,美其名是可以 更好的照料秦树的课业与生活。
 
  而事实上,在刚进宿舍的前几天,秦树的确是乖巧了许多,不仅作业如期地 完成,晚上也没有对妈妈有进一步的行动,除了在秦树无法忍受时帮秦树正常的 口交之外,一切就像是回到了妈妈失去贞节之前一般,让妈妈有种恍如大梦一场 的错觉.
 
  今日,在晚自习开始之前,妈妈在宿舍里煮麵煮到一半,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吚呀~』
 
  「咦~秦树,今天不去晚自习吗?」
 
  「纪姨,我今天可以留在这里读书吗?」
 
  转头看到是秦树的妈妈,疑惑的问了一句,在得到秦树的答案之后不疑有他 的继续着厨房里的工作。
 
  客厅里,秦树随手将书包丢到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就愣愣地盯着瞧。 
  「来,秦树,快把麵吃一吃,等等进房间去温习功课了。」
 
  妈妈端着两碗麵走到了客厅,将一碗放在秦树面前之后,也坐在沙发上吃起 了麵. 秦树端起麵的同时,悄悄的看着妈妈,炎热的天气使得妈妈在宿舍内,顾 不得教师的形象,穿着无袖的小背心,和下半身简便的裙子。
 
  凉凉的风从冷气口吹出来,面前碗内的热气却从下而上的缓缓升起,一滴汗 珠从妈妈的脸颊往「下滑,一路滑过妈妈精緻的锁骨,毫不停留地继续往下,在 光滑洁白的美乳上掠过,最终消失在两峰之间.
 
  秦树艰难地吞了一口口水,脑中本该用来帮助思考的血液直直地向下半身汇 集,嘴中下意识地吃着碗中的麵条,下身标准的学生裤却被撑起了一个与年龄全 不相符的高耸帐篷。
 
  电视里,气象主播正诉说着高气压持续的笼罩,客厅内似乎也瀰漫着一股不 一样的气氛,妈妈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起身将桌子收拾了一下,催促着秦树进房 开始读书。
 
  手中的笔不停地转了又转,秦树望着桌上的作业毫无情绪,下半身的帐篷稍 消,却无法阻止自己邪恶的思绪纷飞.
 
  一阵东张西望,眼尖的秦树发现了身后的大床上,妈妈回来之后更换的衣物 随意地放在了上面,一套素色的内衣映入眼帘,最简单的样式却激起了秦树最深 层的欲望。
 
  『淅沥沥……淅沥沥……』
 
  忽地,浴室的花洒声,进入了秦树的耳朵,彷彿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般,让秦树推桌而起,边走边脱起了身上的衣服,来到了浴室的门口。
 
  『吚呀~』
 
  淋浴中的妈妈,没有注意到浴室的门被悄悄地打开了,淋浴间透明的玻璃内, 一个娥娜多姿的少妇正在沐浴,花洒的水从妈妈的美颈一路往下,让洁白的背和 翘挺的丰臀染上了诱人的光泽,轻哼着旋律的妈妈背对着门口,在感受到一阵凉 意从淋浴间的门口溜进来的同时,纤细的腰肢感受到了一双灼热的大手。 
  受到惊吓的妈妈猛然地回头,还来不及看到什么东西,身体就被往门口一带。 
  『喀拉。』
 
  淋浴间的门锁一扣,一股力量将妈妈往前一送,顺势的上半身就贴在了玻璃 门上,美乳压在冰冷的玻璃上,使得乳首上的蓓蕾充血勃起,腰间的大手一路下 滑,分开了妈妈紧闭的大腿,感受到背后雄躯的贴近,股间被秦树的双手佔据轻 抚,蜜穴瞬间就潮湿了起来。
 
  花洒持续的洒着水,妈妈的大腿间感受到了一根巨物的靠近,此时闭着眼睛 的妈妈脑中浮现出秦树下体巨大的肉棒轮廓,秦树的双手仍在妈妈的身上游移, 大肉棒随着身体的移动轻拂过妈妈的蜜唇,随着头上的花洒停止,秦树也用手固 定住了妈妈的身体.
 
  「秦树~你快出去!」水流的停止,让妈妈稍稍清醒,也给予妈妈开口的时 间.
 
  「纪姨都休息了好几天了,又要食言了吗?」秦树充满魔力的话语在妈妈的 耳边响起。
 
  「我哪有食言……」想起自己在意乱情迷时的承诺,妈妈反驳的声音渐渐变 小,本来挺起的身子被秦树再次下压,变成了最适合进入的姿势。
 
  「纪姨放松~」秦树轻拍妈妈的美臀,巨大的龟头顶在花唇上,感受到下体 一阵火热的妈妈,心中不自觉地扬起了一股期待。
 
  「啊~」
 
  在自己教师宿舍当中,与外甥同处,从帮着外甥手淫到口交,再进一步的被 侵犯失去了人妻的贞洁,妈妈在秦树面前身为教师与姨母的尊严,在大肉棒进入 自己体内的同时,被狠狠的踩在了地上。
 
  湿润的花径迎来了惊喜的访客,硕大的龟头一路挺进,挤开了层层的皱褶。 
  刺激的电流从下而上,透过妈妈阴道内的肉壁,影响到了最表层的皮肤,雾 气奔腾的淋浴间里,妈妈的手上却因快感而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呜……好深……」充实的进入让妈妈有种下体被撑开的感觉,像是被串在 竹籤上的鲜肉一般等待的大火的烧烤,口中不由自主地流出了一丝的呻吟。 
  秦树挺动起了腰桿,缓慢而坚定地享受着妈妈紧凑的蜜穴,嗅着妈妈身上发 出的香味,大肉棒愈发挺硬,借助着妈妈屁股惊人的弹性,来回做着活塞运动, 胯下沈甸甸的肉袋甩打在妈妈的阴部,肉棒深深的顶入妈妈的蜜穴尽根没入。 
  两人的性器交合处渗出汩汩淫水,秦树每次挺入都会在最深处停留,屁股有 意识的夹紧使龟头更加充血变大,腰部小幅度的扭转在妈妈的花心上碾磨,抽出 的时候,慢慢的抽离到肉冠退出蜜唇的包覆,龟头的前缘却依然开闢着前进的道 路。
 
  平稳而缓慢的抽插,让妈妈的小穴有着足够的时间勾勒出秦树大肉棒完整的 形状,狭窄的腔道为了方便肉棒的进出,分泌着诱人的淫水,腰间的大手不知的 什么时候攀上了妈妈的美乳,山峰上的乳蒂从冰冷的玻璃被解救出来,滑入了一 双滑顺的大手。
 
  睁开眼睛的妈妈视线下移,发现了白色的泡沫蕴满了自己的胸口,秦树的大 手在身体上肆意的滑动,将那纯洁的白色抚抹在妈妈身上的各处。
 
  双重的感官刺激来自身体的内外,妈妈的意识慢慢的被情欲抽离出了身体, 前俯的身体渐渐地抬起,双手从扶着透明的玻璃到扶在秦树的手上,随着秦树在 自己的身体上游移。
 
  「嗯……嗯呜……秦……秦树」
 
  「嗯?」
 
  「别……别这………不要这样」
 
  「是要加快速度的意思吗?」
 
  彷彿回到那个第一次被侵犯的场景,妈妈体内的欲望被激发,秦树的大手彷 彿有魔力一般,不论是搓揉着双乳,或者轻抚着美颈,甚至是在妈妈的腰间滑过, 都能带给妈妈身体一阵刺激。
 
  雪白的泡沫充斥在妈妈的身上,又被花洒洒出来的水给带往身下,身上的水 流顺着妈妈的娇躯,水滴型的美乳不停的在大手下变化的形状,妈妈借着墙壁的 助力,主动地向后挺动着翘臀。
 
  「啪啪啪……啪啪……啪啪。」肉贴肉的撞击声在狭小的淋浴间格外的响亮, 头上的花洒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洒水,而在妈妈身上累积的快感,让所有的感 官汇聚於下身的蜜穴。
 
  当肉棒往内挤进时,妈妈的小穴不自觉地收紧,撺着肉棒的嫩肉像不舍得肉 棒的小手一般紧握,臀部向后配合着后挺,不但缩短了肉棒进入了时间,也加快 了抽插的频率。
 
  而肉棒往外抽出时,妈妈藉着与秦树胯下撞击的反作用力,小腹一阵紧收, 当硕大的龟头抽了到即将离开小穴的那一刹那,蜜穴口一圈筋肉收紧,妈妈双手 一推,快速的向后耸动,将肉棒吞回自己的桃花源内。
 
  妈妈与秦树两人第一次在厕所内做爱,湿滑的地板让秦树的肉棒几次都没抓 好距离,滑出妈妈的蜜穴,撞在妈妈敏感的肉芽上,惹的妈妈一阵颤抖,好在坚 挺的肉棒不需要手的辅助也是直直的指着蜜穴口,下一次的挺动就驾轻就熟的返 回湿润的蜜穴。
 
  几次意外地滑出之后,秦树与妈妈开始抓住了彼此的节奏,肉棒滑出的频率 大幅下降,而墙上的水珠的滑落,为妈妈提供了更稳定的支撑,秦树抽插的速度 越来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经过几次的尝试,秦树开始在抽出的过程,抽离到 整根离开蜜穴,只有龟头前端轻抵着蜜穴口。
 
  「嗯……啊………嗯……啊…。嗯……啊!」这样抽插幅度的改变,使得原 本和谐的撞击声,又开始出现了中断,大幅度的进出使得妈妈感受到的刺激极速 加剧,每每秦树从蜜穴口一路不停地撞进妈妈从未对其他人开放的子宫当中时, 妈妈都会从口中流出一声满足的感叹.
 
  妈妈发出着爸爸从来没有听过的妩媚呻吟,并快速调整着自己臀部迎合的程 度,让秦树的长程火炮可以每次准确地进入应有的轨道,秦树得意地瞧着妈妈的 媚态,看着自己的大肉棒在抽离蜜穴时带出来的嫩肉,心中一片火热,不时改变 双手抚摸的所在同时,也努力地摆动腰肢让妈妈登上一次又一次的巅峰。 
  『太大了,怎么可以每次都插得那么深,到了现在都还没有慢下。』
 
  妈妈脑中完全失去思考能力,身体本能地追逐着欢愉的欲望,已经无法计算 在这高强度的性爱之中,自己已经高潮了几次,每次蜜穴的紧缩,身体剧烈地颤 抖都会让原本欢愉的节奏变调.
 
  而秦树则会在这时配合着妈妈,改变自己的抽插频率及深度,快速的让妈妈 进入下一次高潮的前奏,巨大的征服感让秦树的肉棒愈发坚挺,却一直保持着坚 硬如铁,却丝毫没有射精的徵兆。
 
  「秦……秦树………不要……了……不要再插了……」连续的高潮让妈妈不 堪的开始求饶。
 
  「纪姨太狡猾了,自己舒服了就不管我了。」秦树没有停下节奏,脑中一转 嘴中说出了调戏的话语.
 
  「不………不…。是太……深了……受……受不了……停一下……」妈妈毫 不在意秦树的调戏,只想着让快感稍微停止。
 
  「停下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纪姨你要怎么补偿我。」秦树看着无法思考的 妈妈,得意地持续抽插。
 
  「呜呜……我……我不…。不知道……」无法思考的妈妈被强烈的快感刺激 的流出了眼泪.
 
  「不然纪姨帮我吹出来吧,这样纪姨就可以休息一下了。」秦树双手托着妈 妈的美乳,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嗯嗯……嗯嗯……嗯嗯……」妈妈摇头晃脑,彷彿不愿意接受秦树的提议 般低着头.
 
  「不要吗?那我要继续开始加速啰。」秦树见状,将双手下移至妈妈的纤腰, 腰部的频率开始提升。
 
  「停……好……我答应你。」快感的再次提升让妈妈回过神,急急忙忙的就 当应了秦树的要求。
 
  秦树停下了腰部的摆动,当肉棒从妈妈体内抽离的瞬间,妈妈彷彿是失去支 柱般蹲了下去,秦树拨开了妈妈潮湿的头发,将自己的肉棒递到了妈妈的面前。 
  「唔呜……唔……」毫不留情的突入让妈妈的嘴中传出了难受的声音。 
  「纪姨的小嘴还是一样舒服,之后一定得天天用嘴帮我。」秦树的双手控制 着妈妈的头,下身的肉棒来回的进出妈妈的小嘴。
 
  慢慢的,秦树像是在重複刚刚与妈妈的激情般,开始将整只肉棒抽离妈妈的 小嘴,只剩下龟头前端底着妈妈的双唇,进出的速度忽快忽慢的在妈妈的嘴中来 回驰骋,慢慢的进入到妈妈嘴中可以承受的极限时,瞬间的向外抽出,不断的刷 新妈妈嘴中含进肉棒深度的纪录的同时,也指点着妈妈在各种肉棒进入的情况应 该要怎么样使用舌头.
 
  「唔……呼哈……唔……呼哈……唔……呼哈……咳咳……唔」在妈妈顺利 地适应了秦树半截肉棒的深度时,妈妈的小嘴替代了蜜穴的位置,秦树利用三浅 一深的方式,不断的测试妈妈的极限,而那一身往往都会造成妈妈剧烈的不适, 原本从蜜穴流出的淫水混和着唇边的唾液擦亮了秦树的阳具。
 
  连续的摆动腰肢让秦树也开始感到疲惫,原本挺动的腰部渐渐缓了下来,抓 着妈妈后脑的双手,辅助着妈妈移动着头部,在自己的跨间吞吐着。
 
  掌握控制权的妈妈,并没有因为秦树松开了后脑的控制而停了下来,反而因 为没有了限制,更加灵活的摆动脑袋,舌头开始已不同的角度,扫舔着秦树的棒 身。
 
  秦树双手托着妈妈的美乳,后身靠着墙壁,享受着妈妈主动的服务,双手时 而揉捏,时而挑逗着尖端的乳头.
 
  「纪姨别忘了下面,全部都要照顾到啊!」
 
  妈妈的嘴中不断吞吐,舌头卷缠龟头的同时,眼睛不忘充满情欲的看着秦树 的反应,每当秦树皱起眉头,妈妈都会重点的加强当下的动作,不论是加强嘴中 吸吮的力量,又或着是增加舌头舔舐的力度。
 
  而每当秦树开口,妈妈都会迅速的满足着秦树的要求,吐出肉棒从上而下舔 食着棒身,或把两粒硕大的睾丸含入口中舔弄,妈妈与秦树的配合让淋浴间淫縻 的气氛昇华到了最高点.
 
  湿热的雾气快速地被抽风机给抽去,妈妈已经持续吞吐秦树的肉棒超过了十 分钟,妈妈忘我地帮着秦树口交,鼻中传来秦树身上特有的雄性气味,刺激着妈 妈的嗅觉,挑动的妈妈的情欲,让妈妈主动加快着吞吐的速度,像是渴望品嚐囊 中的精液一般的积极.
 
  「啵~」
 
  「纪姨应该休息够了吧?我想要回报纪姨的辛劳,再把纪姨干得舒舒服服。」 
  秦树突兀的从妈妈的嘴中抽离出自己的肉棒,将妈妈扶起一条腿刚在肩上, 不等妈妈有所反应,就在双手环抱着妈妈固定的同时,将大肉棒一把插进了最深 处。
 
  「啊啊………嗯啊………嗯……」
 
  妈妈一声长呼,迎来了秦树快速的抽插,妈妈的身体完全地靠在了秦树的身 上,全身的受力点除了脚之外,都在体内的大肉棒上,妈妈娇红的脸蛋上面洋溢 着幸福满足的神情,在这淫縻的气氛中加剧着秦树的征服感。
 
  「纪姨,我要开始加速啰!」妈妈的媚态刺激着秦树,秦树贴着妈妈的脸颊, 肆意地在娇柔的肌肤上头刮拂着,下身的挺动速度骤升。
 
  妈妈原本已经没有水珠的大腿,被肉棒抽离时所带出的淫水再次打湿,两百 多下的连续抽插,再次把妈妈带入今天不知道第几次的高潮。
 
  高潮中的妈妈仰着脖子,像是要将体内累积的欲火都给发泄出来般,忘情地 呻吟着。下身的交媾仍然继续进行着,妈妈已经不满足被动的挨插,胯部上抬, 身体自然地扭动到最适合抽插的姿势,每当秦树的肉棒来袭,妈妈都毫不犹豫地 将自己的蜜穴迎向入侵的敌人。
 
  秦树看着妈妈从被动转为主动,邪笑着放下了妈妈的大腿,双手固定着妈妈 纤腰的两侧,将姿势变回了长程火炮最有利的姿势。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肉贴肉的撞击声再次响起,秦树与妈 妈的默契再次提升,肉棒快速的突破子宫颈的限制,进入到了妈妈体内的最深处, 肉棒的前端肆意地刮磨着宫壁与腔室内的嫩肉,又狠狠地将妈妈嫣红的嫩肉带出。 
  肉棒不再意外地滑出,剧烈的快感征服着妈妈的大脑,也刺激着秦树在妈妈 的耳边低吼,而秦树的低吼像是给了妈妈更多的力量,不断配合着向后耸动着翘 臀迎接大肉棒勇猛的征伐。
 
  两人发泄着自己的情欲,剧烈的快感让妈妈的身体染上一层美艳的红色,汗 珠从颈间滑下,从上一次的高潮开始,妈妈的身体一直处在高潮的风暴中心,化 身为欲海中的一叶扁舟,不断地迎向更高的浪潮。
 
  妈妈嘴中的呻吟在秦树适度的引导之下,不断地开始了各种的求饶,一会儿 要求快点用力,一会儿要求慢些轻点儿。
 
  「啊………不…。不行了……秦树………我饶了我吧……」大肉棒把妈妈干 得死去活来,妈妈敏感的身体承受不住快感的压榨,不得不像秦树求饶。 
  「纪姨又想要偷懒了,我快射了,再坚持一下。」见状的秦树,不再忍耐, 放松了自己的臀部,并再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啊…。真的不行了……太深了……啊…」美感的侵袭让妈妈无力 承受,秦树最后的加速更让妈妈完全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操……我来了……纪姨……全部都射给你……啊………」秦树最后奋力的 一顶,将龟头狠狠地抵在子宫壁上,将浓稠的精液喷洒而出,滚烫的精液将妈妈 的今晚的高潮推上了顶点.
 
  饱满的睾丸不停地抽动,输送着一股一股热腾腾的精液进入妈妈的子宫,秦 树的双手牢牢地抓着妈妈的腰撑着妈妈,终於,在最后一股精液射入之后,秦树 松开了他的双手。
 
  瘫软的妈妈蹲下去的同时,秦树的肉棒从妈妈的蜜穴中抽了出来,还没有完 全疲软的肉棒扔保有着年轻的硬度,汩汩白色的精液从妈妈的蜜穴涌出,在淋浴 间的地板上形成了一小摊白色。
 
  喘着大气的妈妈贪婪的吸着新鲜的空气,上下起伏的身体形成了另类的美感, 秦树同样累得不轻,但是他却顾不得休息的往前一步,伸手将妈妈的秀发撩起, 同时将自己的肉棒递到妈妈的嘴边。
 
  「纪姨,快帮我舔乾净. 」沾满着淫水与精液的肉棒在妈妈的脸上画着圈。 
  妈妈睁开疲惫的双眼,看着这个刚刚把自己干的高潮迭起凶器,认命地张开 嘴,用着舌头舔舐着自己高潮的味道。
 
  头上,花洒的水再次洒下,小小的淋浴间又升起了迷濛的雾气,除了水声之 外,一股诱人的呻吟再次响起,为这宁静的屋里再添一丝春色。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