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姐的雨露](07)作者:kkk3k-校园春色 
首页  »  校园春色  »  [学姐的雨露](07)作者:kkk3k
[学姐的雨露](07)作者:kkk3k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轮官网:www.hhlsq02.com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7033
 

            (七)荒唐一夜(中)
 
  「阿强……今天表现的很不错!」我违心地说,实际上在我看来,如果阿强 刚刚真的鼓足勇气,将小莎摁倒在沙发上,完成「强行插入」,也属於顺理成章, 但是最后他还是像个木头人一样,虽然得到了性爱工具——小莎学姐施舍的「射 精辅助」的待遇,可是一旁观战的我,依然觉得意犹未尽。
 
  「脱衣雀」游戏到此已经名存实亡了,可是呢……这註定是荒淫无度的夜晚 才刚刚开始啊!
 
  阿强性事方面的耐力有了长足的进步,并没有出现那天「只是看着半裸的小 莎就一泄如註」的丢脸场面,今天至少……呵呵……还真枪实弹地在学姐身上弄 了好几下呢……从他体内喷发出的浓白色精液,还黏糊糊地混合着小莎学姐身体 里分泌出的淫液,沾染在她大腿上那条黑色丝袜上呢。
 
  丁老头当然也不想这精彩的夜晚提前谢幕,老头看看墙上挂着的钟,这才是 晚上8点钟呢!正是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时候,怎么能辜负呢?老头顺着我的话头: 「只不过呢,要锻炼阿强的持久力,射精前面的锻炼固然重要,射精后面也很关 键……重整旗鼓也要快……」
 
  我翻了个白眼,丁老头显然是话中有话,看他那副佝偻的样子,半只脚已经 踩入棺材了,竟然还这么跃跃欲试,真觉得有朝一日他一定死在小莎的肚皮上! 
  不过有他在一旁,也省得我再劳心劳力了,果然,他作势思考了一下,浑浊 的眼珠骨碌碌一转,右手拳头向左掌上一击:「有了,要不然阿犇,我们再来设 计一个场面……比脱衣雀更直接更刺激的,就现在!让阿强再沈浸其中,他如果 能再硬起来,今晚的治疗的效果一定比预期的更好!」
 
  你这个老色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眼见阿强得到了小莎的性爱关 怀,老不死的你也按捺不住了是不?还大言不惭地再叫我「设计一个更刺激的场 面」……
 
  你有完没完?
 
  小莎同意了没有?
 
  我看了看正做着「善后事宜」的女友,她正将沾染着阿强浓稠精液的丝袜脱 掉,阿强正拿出一个塑封袋,视若珍宝地装好收藏起来,真是古怪的癖好呀!女 友一定听见了丁老头和我的对话,眼角向我们这里瞟了瞟,却没有抗议,反而一 副脸蛋通红,胸口起伏,被老头子说中心事的样子,显然她也是欲求不满。 
  太骚了!小莎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这个时候不免地回忆起第一次在那 个阶梯教室里,遇到清纯可人的小莎时候的情景了,然后我还想大声呼喊一句: 「那时的小莎到哪里去了啊!现在……现在你这种样子,我只希望……一定要… …继续保持下去!」
 
  我看这个荒淫无度的夜晚,既是在「治疗」阿强的性无能,也是在调教小莎 这个清纯校花呀!
 
  不得已,我只能开动脑筋,设计「更刺激的动漫游戏场景」,妈的,我从小 到大都没看过多少动漫,现在脑子里正一团浆糊。
 
  「阿强,如果……如果设计一个动漫场景……适应……适应丁伯伯和小莎学 姐的,你觉得哪个比较好?」
 
  我忽然想起来,阿强不就是个现成的参谋么!
 
  肥胖的宅男坐在椅子上,一边气喘籲籲,他还在体验者学姐带给他的高潮后 的酸爽余韵,不过这个话题是他最擅长的,他稍微想了想,说:「臭作……」 
  《臭作》?这是个啥呀?
 
  他喝了口水,口沫横飞起来:「臭作很合适啊,也是个宿舍管理人员,和如 花似玉的校花们的……故事……」
 
  我一口水差点喷出来:「这不就是为丁老头量身定做的么?」
 
  「只不过呢……那是个强壮的男子,而丁伯伯却……」他小声说。
 
  我凑在胖子的耳边,低语:「你可不要小看丁伯伯啊,他的……呵呵……哈 哈……比你大得多呢!」
 
  接着,我大声向正色瞇瞇看着半裸小莎的老头喝道:「丁伯,你听到了没有? 阿强帮你想好了一个角色!」
 
  「哦?好!来吧……」他正瞇着眼睛看着此刻散发着无穷风情的小莎,闻言 大喜,搓着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3分钟后,丁老头从卫生间里出来,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还有些性奋,那种 猥琐的神气,应该很符合这个角色的定位吧!再看他的打扮,上身套着一件脏兮 兮的白背心,外面是墨绿色的外套,最精彩的莫过於那条搭在脖子上的半黄半绿 的毛巾,这就是男主角?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丁老头已经向浑身上下只剩下内衣裤的小莎走去,而 阿强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亲手打造的臭作大伯即将淩辱可怜的学姐,期待着自 己再一次勃起。
 
  「记住呀,要扑上去,千万不能太温柔……」小胖子拭目以待,嘴里还在嘟 囔,自己编织的梦境,不容有半点瑕疵。
 
  小莎很是入戏,恐怕也是乐於完成宅男学弟的瑰丽梦想,也激发出了小妮子 善於表演的天赋,她幽怨的目光,配上双臂掩胸的动作,很是能引起男人们的怜 惜,和……兽欲!尤其是这个可怜兮兮的校花,现在只穿着性感内衣的时候! 
  丁老头却没有这种表演的天赋,要……强奸……小莎,他是从来都没有的念 头,这不是亵渎女神么!他从来都是把小莎妹妹带给他的雨露滋润,当成是性爱 天使对他六十年可怜人生的馈赠,巴不得整天都跪舔在比他整整小四十岁的少女 膝下,而这剧本要求让他「扑上去」,「淩辱」可爱的小莎,他一时不知道该怎 么做才好。
 
  还是女友用细不可闻的声音提醒:「要不然……你……先、先把裤子脱掉… …」
 
  看丁老头手足无措的样子,本来应该是「受害者」的小莎反而忍不住提醒了 这个「淩辱者」。
 
  老头老脸一红,才如梦初醒一样,哆哆嗦嗦,将他肥大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 拉下,乱糟糟的阴毛中,一条软软的黑乎乎的鸡巴像肉虫一样盘在那里,哇塞, 瞧那尺寸,还没有完全勃起,就已经是阿强那家夥的两倍了!妈的,真是人比人 气死人啊,单论长度,可能比我都不遑多让!难怪小莎这些天一个劲地往他宿舍 里去鉆.
 
  后来我知道,他的干儿子,比他还生猛!差点就凭着那天赋异禀的不逊於黑 人的大肉棒,彻底征服我的女友了,不过那是后话了。
 
  薄纱一样的内衣遮不住曲线玲珑的胸脯线条,连那可爱的粉色乳晕都依稀可 见,小莎见丁伯伯还没有「兽性大发」,生怕阿强学弟的梦境崩塌,顾不得在秉 持着清纯校花的矜持,上前一步,主动引导着老人枯枝般的手,朝着她自己乳鸽 般娇嫩的乳房进发!
 
  我靠!直接把老丁的手放进你的奶罩?!小莎啊,你是觉得隔着奶罩不尽性 是么?这么快就把奶子完全交给这个老男人了?你这么主动的话,这还算是强奸 么?
 
  幸好,触碰到少女胸脯嫩肉的丁老头终於受到了刺激,老脸变得慢慢狰狞起 来,皱纹的皱褶更加深厚,平日里和蔼的温润老者,终於变成了觊觎年轻校花的 卑劣「宿管」,他开始脱离小莎的引导,用力在她的奶罩里肆意揉捏着,我心痛 不已,那薄薄的乳罩上出现了丁老头干枯大手的轮廓,随着他的不住抚摸、揉捏, 女友被弄得满脸潮红,她的兴奋点就在乳尖,或许丁老头早已知道这点,现在正 刻意玩弄那个神秘的凸起呢!
 
  虽然是「淩辱」的戏码,天生媚骨的女友也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我察觉到 小莎的腿从原来并放的姿势变成了叠在一起,从膝盖到大腿那里不时对夹一下, 我可以肯定,她的蜜穴一定湿透了!就像是雨后的热带雨林一样潮湿!
 
  「啊……啊~~呜~~不要~~啊~~好难过,呜呜~~不要弄啦~~啊~~」 
  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被老人抚弄,小莎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
 
  虽说是在抗拒,但是她整个人也只是在沙发上扭来扭去而已,一看就知道只 是「表演」而已,表演好身为一个「被无情淩辱的少女」的角色罢了,刚才被阿 强挑弄起来的性欲还无处发泄呢!
 
  刚刚还是她自己主动将老头子的手放进她的奶罩里的!现在女友这幅媚态横 生的模样,活脱脱印证了一句用烂掉的话「嘴上说不要,身体却诚实得很呢!」 
  果不其然,那丁老头狞笑一声「小莎莎呀,你嘴上说不要,身体却诚实得很 呢!」
 
  「啊……你……你胡说……人家哪里……哪里有……」小莎的话语却一点都 没有说服力,更像是和丁老头打情骂俏。
 
  「那个……丁、丁伯,你再用……再用点啊!」
 
  突然,一旁聚精会神观战的阿强癡癡呆呆地说。
 
  「好!好!再加把力……」丁老头吞着唾沫,在小莎乳罩里的手搓弄的更加 快,气力用得也更大,我真害怕女友的乳房被他捏得红肿起来!
 
  「接下来呢?剧情应该怎么发展?」我小声问着阿强,再这么下去,你学姐 的奶子都会被捏爆啦!
 
  阿强低头看了下手边的攻略,说:「接下来应该是强迫……口交……」 
  老头子听见这话,终於松开了在少女双乳间肆意揉捏的手,转而嘿嘿一笑, 将那坨硕大黝黑的肉棒凑向小莎的俏脸。
 
  好强烈的对比啊,一方是洁白无瑕年轻娇嫩的肌肤,一方是黝黑丑陋虬结粗 鄙的肉棒!
 
  这个时候我赫然发现,呆坐在地上的阿强低下头,然后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原来是他发现自己重新变硬了,果然这种持久的刺激,对他的「性能力」有极大 的好处,只是不知道还有多久,他才能完全克服「勃起障碍」和「早泄」两个大 问题,到那个时候,小莎学姐的嫩穴就会对你开放啦!
 
  只是现在……阿强你只好看着丁老头在鲜嫩多汁的学姐身上驰骋了。
 
  「不要……啦……不要……不……嗯……别……啊……」
 
  丁老头按着小莎的脑袋,将其往自己的肉棒上凑,而女友则一个劲地躲闪, 就像是A片里的强奸戏,只不过两人演的真是太假,凭小莎的青春活力,怎么会 抵不过年逾60的干枯老头的淩辱呢?不过呢……再假点也没事,只要能满足阿 强的要求就行。
 
  阿强这个小胖子正瞪大着眼睛,还不时的点头,看起来,前方两米处的沙发 旁,发生的这场强奸戏很符合他的心理预期。
 
  终於丁老头按着剧本,狠狠地给了小莎一个巴掌——其实是慢动作,一点也 没有用力,丁老头也不可能用力,他才不舍得呢,只见老头脸部抽动了一下,做 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然后从兜里翻出一张纸片,大声地说:「要是你不配合, 我就把这张照片贴到学校里去!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个淫娃!哈哈哈!」 
  这是《臭作》的剧情吧……依靠着偷拍来的照片来胁迫女孩子……真是无比 ……无比没有新意的桥段哪……
 
  而沙发上的两人却过足了表演的瘾,丁老头放完狠话还不忘哈哈哈三声,小 莎则美目含泪,咬着下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她不再 作势挣紮地扭来扭去,紧紧抓在沙发上的手也松弛了下来。
 
  丁老头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挺起佝偻的身子,已经完全充血膨胀的肉棒 向小莎的脸上顶去。
 
  「好好的舔!」他命令着。
 
  整场戏渐入佳境,来到了关键时刻!女友闭起了眼睛,睫毛不停地跳颤,呼 吸急促而频快,丰满的奶子在乳罩里不安的颤动,小手抓着那脏兮兮黑黝黝的肉 棒,小嘴在他噁心的龟头处一张一合,好像在挣紮着是不是要把那龟头吞到嘴里。 
  丁老头不耐烦起来了,用力在她的奶子上一抓,敏感的小莎呻吟了一声,不 由自主的伸出香舌,往嘴边的肉棒上舔去,舔了几下就将他的龟头整个含在口中。 
  这样就屈服了?太快了一点吧!看上去好像是小莎自己按捺不住,主动去寻 求眼前那根脏乎乎的肉棒的啊!
 
  「爽,真爽,骚货,技术怎么那么好!」丁老头颤声叫着。
 
  女友当然没有办法回答,嘴巴里都被他的鸡巴填满了,只好「呜呜」几声, 以示抗议,趁着这个机会,丁老头从后面解开了她的奶罩扣子,天知道三十年没 有碰女人的老头的动作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小莎的双乳白花花的,一下子就弹跳 了出来,嫣红的乳头已经充血,向上翘起,在空气中划着一道道的诱人线条。 
  丁伯没有平日里的怜香惜玉的样子了,可能真的入戏了,他竟然一下下地拍 打着女友的奶子,我的心随着他的击打,一下一下的纠紧,而后更加猛烈的刺激 随之而来,我竟是如此迷恋这种感受!
 
  老头子的肉棒在她的小嘴里捣弄,简直有些横沖直撞的意味,女友嫩鼓鼓的 香腮不时被捣的鼓起,有几下丁老头还特别深入,把小莎捣的美眸泛起了白眼, 让我惊讶的是,她不仅不反抗,还不时扶住丁老头的腰,将他的生殖器深深吞下, 用力旋磨。
 
  女友的口交技术我是一向了解的,虽然她学会这项技术的时间不长,可是天 生媚骨的她在性爱这方面可谓是天才,很快就无师自通,而且技术一流,我生怕 老丁一下子便交货,这场戏再也演不下去了,连忙道:「可……可以慢点……小 莎……丁伯你也一样!」
 
  听了我的话,丁老头亟不可待抽身而出,看起来再慢个几秒钟,老家夥就要 射出来了,还好我及时提醒了他,那便自然地过度到下个阶段了,这个时候本来 是要插入了,就在阿强的面前,「可恶的宿舍管理员强行插入少女的蜜穴」的戏 码,但是眼下显然是不行了,只要被女友的嫩穴一夹,老头必定是一触即发,溃 不成军!
 
  那……那……只能换种方式了,要保持性刺激给阿强看啊!「张开双腿!我 ……我来舔你!老实点!」丁老头犹豫了好久,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这像是胁迫么?怎么搞得像是服务一样啊?还老实 点!前言不搭后语啊丁老头!不过呢,只要阿强认可……我偏头瞥了一眼,他也 楞了一下,而后竟点点头,然后一脸「正该如此」的神态。
 
  我捅捅他:「这……符合要求么?」
 
  他咧嘴一笑,脸上的肉都颤了起来:「当然了阿犇学长,这个时候,可恶的 宿管大叔,会用他最狡猾的舌头,彻底征服校花,从而打破她的最后一点自尊, 最后这女生就会沈沦下去,最终变成宿管一人的禁脔啊!」
 
  他舔了舔嘴唇,呼出一口长气:「这是最精华的部分啊!我一定要好好看!」 
  我听得目瞪口呆,果然宅男的世界只有他自己才懂,原来事情还能这么解释! 
  老头喘着粗气,将瘫软在沙发上的小莎屁股搬起来,一下子瞬间扯掉了她遮 不住任何东西的丁字裤,一片茸茸的小黑草儿在女友小腹底部冒了出来,那诱人 的红色小缝就从这簇阴毛下面裂开,配上鼓鼓的如小包子般紧紧闭合的阴唇。 
  这不是丁老头第一次看到小莎的私密处,和我的女友确立了性爱关系之后, 三天两头他都会光顾这个销魂之处,只不过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还属於头一回, 老头伸出两根颤颤巍巍的手指,压在的女友阴唇两侧按了下去,然后用力的分开, 那鲜红娇嫩的穴肉层层叠叠的暴露在了空气中。
 
  「啊……」小莎惊呼一声,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挡住双腿间的桃源口,但却被 老头一声猛喝:「别动!」,老丁嘴里的热气一下子传到了少女最隐秘的地方, 小莎快感来袭,又小声「呀」了一下,脸上一时间艳若桃李,情不自禁的扬起了 头。
 
  老头的手也没有闲着,探向了女友的屁股,把两片臀瓣肆意的捏扁揉圆,留 下几道红红的手印,然后伸着大舌头开始向下舔去,直到碰触到了女友充血已久 的阴唇,那分泌而出的爱液,被丁老头全数刮入了臭烘烘的嘴巴。
 
  「真美,不愧是校花,连穴都美到了极点。」
 
  老头一边说一遍伸出暗红色的粗大舌头,舔上了尽头那充血的小红豆。 
  「啊,坏人,那……那里不行啊,不要舔……快停下~~~~」小莎的身子 猛地向前一挺,大奶都被震颤的晃动起来。
 
  「不要?你是希望我把你的照片发到网上去吗?」按照剧情,丁老头说了一 句。
 
  「不……」
 
  「哼哼,那你应该怎么做?」
 
  「请……请尽情……享用~~~~」女友的脸侧向一边,做出一副委屈的样 子,其实在我看来,在丁老头「无微不至」的舔弄下,小妮子简直是爽的要升天 了。
 
  「这才乖!你看看……其实你是个淫荡的女生呀,小豆豆都已经充血了哦… …」
 
  「啊~~别~~啊~~不要舔啊~~呜呜~啊~~要~~啊~~要死啦,啊 哦~~好难过,啊~~受不了,人家~啊!!」
 
  在舔上阴蒂的瞬间,小莎突然仰起了头,抓着丁老头脑袋上所剩无几的头发, 身体不断的扭动,脸上充满了难过、渴望、不能忍受的複杂表情。
 
  「好骚啊!看不出来,你的汁水这么多!」
 
  「啊……别、别说……讨厌……人家、人家……才……才没有……」
 
  「没有?这难道不是么?啧啧啧啧……」老头故意砸吧着嘴巴,舌头搅动淫 水的声音瞬间传了出来。
 
  「啊……别、别……别那么用力……啊……人家会……会受不了……啊…… 不……」
 
  「真的么?那我不吃了哦……」丁老头突然挪开了自己的嘴巴。
 
  「啊~~~」女友低声呻吟了一下,听起来却隐隐约约有着一丝不满的情绪。 
  老头嘴巴虽然离开了小莎双腿间的桃源,却故意将浓重的呼吸吐向她早已张 开的阴唇中去,惹得小莎浑身发颤。
 
  「怎么了?小莎莎呀,我怎么感觉你浑身在颤抖啊……是不是……哪里…… 不舒服呀?」
 
  「啊……别、别吹气……我……快要……要……」
 
  「要什么啊?」
 
  「讨厌啦~~~人家已经这样了……你还不给人家~~~~~」
 
  小莎的声音越来越低,语速却越来越快,听起来整个人好像就在零界点上了。 
  「那你刚刚还在拒绝我!」丁老头坏笑着。
 
  「……」
 
  「怎么不说话了?」
 
  「想要么?」
 
  「……嗯……」
 
  「大声一点,我听不到!」
 
  小莎睁开媚眼,不好意思地瞟了我和阿强一下,嘴里却忍不住地说:「想… …想要……」
 
  「求我!」
 
  「求求你~丁伯伯~~快用你的……嘴巴……给人家~~~~高潮……人家 就、就快要到了~~~~~」
 
  「你这个骚货!你的男朋友还在看着呢!」
 
  「啊……人家就、就是骚货……里面……里面痒死了~~~~~快点、别管 他,丁伯伯,快点舔,把、把舌头伸进来~~对……啊………………啊!!!!!」
 
  丁老头此时早已蓄势待发,恶狠狠地张开嘴,把小莎泥泞不堪的花房一口卷 入嘴里,他就像是品尝到了什么不得了美味的东西,一边舔着她的小豆豆,时不 时还将舌头钻入她分开的屁眼中,刚刚舔了几十下,小莎一声长长的呻吟,身躯 剧烈的颤抖起来,大量的淫液伴着尿液从蜜穴中喷发而出。
 
  「竟然是潮吹!」阿强的眼睛通红,指着瘫软在沙发上,双腿呈大大的M型 的小莎,她的身下一片狼藉。
 
  确实我也没有想到,这才五分钟不到的功夫,小莎就迎来了今晚第一次高潮, 而且是潮吹,这在以往和她欢好的经验里,也是不多见了,看起来,这场强奸的 好戏,真正爽的,并不是阿强,也不是丁老头,而是天生媚骨的小莎啊! 
  当然,还有我!
 
  这个时候,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要啦免费统计